首页 > 聚焦 > 详情
有温度,有情怀,有筋骨,有血肉——电视剧《人世间》的美学启示
发布时间:2022年03月16日 09:32 来源: 中国艺术报
作者: 邢建昌

  58集电视连续剧《人世间》是这些年来不可多得的迈向高峰之作的艺术精品。它体量巨大,意蕴丰赡,情节起伏跌宕,人物鲜活丰满,让人感同身受,欲罢不能。

  《人世间》最能打动人心的魅力所在,简要概括就是两个字:真诚。真诚是艺术的本色,也是《人世间》呈现于观众的美学品质。编剧王海瓴的信念是“让观众看到创作者的每一处真诚”。抱着这样的信念,她在将小说《人世间》改编成电视剧《人世间》的过程中,恪守独立的艺术判断和审美趣味,既尊重小说在人物塑造,故事安排方面所进行的探索,又发挥电视剧作为综合艺术的特点,全身心地投入到创造之中。不迎合时尚,不向资本屈服,不猎奇,不媚俗,不卖弄噱头,不兜售廉价的笑料,按照现实逻辑的定性和艺术的创造本质重铸电视剧《人世间》的艺术空间和精神意蕴。与小说《人世间》相比,电视剧《人世间》多了一些暖意,温度和亮色,这是《人世间》超越以往电视剧过于追逐苦难叙事或景观化叙事的独特地方。作家梁晓声是一个有着高贵灵魂,深受读者喜爱的小说家,他说过现实主义就是“要有一双信仰的眼睛”。小说《人世间》是梁晓声积8年之功写就的一部严肃文学,高雅文学,是探索人性丰富性和可能性的高峰之作。作品既厚重丰赡,又超旷空灵,着力实现对人的精神世界的挖掘。小说的这种人文旨趣,无疑是电视剧改编的最重要的精神力量和创作源泉。导演李路是一位有着浓重的人间情怀的艺术家,他对底层人民,市井百姓有着切肤的理解和同情,渴望通过电视剧《人世间》 “向底层人民致敬”。《人世间》的演员也实现了从自我向角色的转变。无疑,《人世间》的演员阵容异常强大,雷佳音,辛柏青,宋佳,殷桃等都是活跃在影视里的实力派演员。但是《人世间》的魅力不是依靠明星效应,而是通过演员极富分寸感,善于控制,出神入化的演技来实现的。在这里,演员忘掉了自己演员的身份,一切服从角色的需要。走进观众心间的,是那些鲜活的人物如周志刚夫妇,周秉义,周秉昆,周蓉兄妹,秉昆媳妇娟儿,周秉义爱人冬梅,以及春燕,德宝,吴倩,国庆,余虹,赶超等,还有楠楠,玥玥,光明——那些让人牵肠挂肚的孩子们,而不是哪个演员,明星的名字。连那个给娟儿带来苦难,一心想着从娟儿身边夺走楠楠的骆士宾,也没有让人觉得十恶不赦,罪该万死,反而使观众对人生的觉悟多了一层包容和反思的意蕴。《人世间》超越了以往电视剧“好的好,坏的坏;好的相当好,坏的相当坏”的二元对立的人物逻辑,以真实的艺术手法塑造出特定时代,环境下的人物形象,把观众带到了那个如歌的岁月,触碰到了观众心中最柔暖的部分。据说,主创团队把拍摄的取景地从北京搬到长春,为的是从中找出真实的历史记忆。在足球场大小的空间里,按照1: 1的方式搭建了那个最真实的光字片棚户区。老房屋,老照片,老家具都带着那个时代的特征,让人一眼看见就回到了过去。为了真实传达北方严冬的景象,美术师甚至连屋檐上的一根冰柱也不放过。正是来自于作者,编导,演员以及创作团队这种对于艺术的真诚,成就了这部电视剧扑面而来的历史感,烟火气和高度逼真的艺术效果。《人世间》体现了艺术家对艺术和人生的敬畏之心,虔诚之意。是的,真诚是对艺术的成全。唯有真诚,才会超越概念化,教条化,脸谱化的窠臼,有能力引领观众进入到一个有着迷人气息,散发着温度,闪烁着光芒的本真的艺术世界。观众对《人世间》的高度赞誉就是对创作团队真诚奉献的最大回馈。还有什么比一颗滚烫的心更能打动观众呢?本于真诚,笔下的人物必呈暖意;心存善念,艺术自然打动人心。一味追求市场法则,盯着票房价值,或者,靠“饭圈”逻辑制造流量,结果必然会被时代所淘汰。

  《人世间》的成功还在于它始终聚焦于人物的命运,刻画出了人物在时代变迁中的喜怒哀乐,悲欢离合,以及在特定情境下的情绪反应,情感体验和生命本色。《人世间》的叙事时间跨度大,从1969年决定城市人命运的标志性年代开始,在50年的时间里,塑造了形形色色的人物,展现了他们几十年让人唏嘘不已的生活经历和生命历程。以光字片棚户区周家三代为叙述对象,通过特定人物间的关系,把官场,商界,市井百姓连在一起,在承载较大思想容量的同时,也为人物在不同历史阶段的性格展示提供了广阔的舞台,堪称“小人物,大故事”的典范。《人世间》里每一个人物都不是孤立的,而是携着自身的光芒汇入时代变迁中的风云际会中,既是独立的存在,又彼此呼应,相互照亮,折射出历史长河中虽历经沧桑却无怨无悔,达观通透的人性底色。秉昆的善良,没有随着命运的起伏而改变。娟儿的隐忍,执着,明大义懂事理的本性没有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褪色。秉义最初让人感觉有点儿概念化,但是越往后看越是让人同情,礼赞。他不仅在艰难困厄时期守住了善良,正直,与冬梅情投意合,不离不弃,而且在位高权重之时,也一如既往,坚守理想,不改初心,为官一任,造福一方,是这些年难得的艺术作品中干净,明白,对名利,地位,生命的质量看得清楚的官员形象。虽少在父母身边尽孝,但也为百姓作出了贡献,晚年身患癌症,让人同情。冬梅也让人喜爱,她出生于官宦之家,但没有娇小姐的做派。坚守善良,同情百姓,自觉与门不当户不对的秉义一家打成一片,克尽大嫂的本分,像阳光一样单纯,自然,充满暖意。周蓉虽然给家庭带来了无尽的苦难,但毕竟也是坚守青春梦想,为了爱情不管不顾,体现出那个时代的浪漫,可歌可泣。变化的是时代沧桑中人物的容颜,不变的是心灵深处善良的底色。

  《人世间》还写出了小人物在特定艰难生活中执着向前的精神力量,这使作品闪耀着理想主义的光芒。“六小君子”中秉昆,国庆,赶超出身卑微,生活艰难,但他们从来没有自暴自弃,甘于堕落。夫妻之间虽有争吵,甚至大动干戈,但底色善良,容易和解。最重要的是,他们都是好人——不是无原则的好人,而是爱憎分明,心地向善的好人。他们在生活面前不被动,在压力面前不屈服,在困厄当中不麻木,他们活着,隐忍并承受着;他们爱着,希望并快乐着。彼此牵挂,携手,传递友善,奉献爱心,人际间洋溢着浓浓的暖意。“觉得苦吧,自己嚼嚼咽了”,这是秉昆教育楠楠时的话。看过《人世间》的弹幕,跟帖之后,你就知道这句话在观众心中唤起的认同力量有多么强大!

  《人世间》故事情节或有可商榷的地方,但是,弥漫在剧中的温情,真情弥补了这一切。而构成性格内核的人物对话,台词,更是向我们敞开了一个心灵的结构,每一个观众都可以凭借自身的经历去体会它的意味。即使抽离出语境,这些台词也是一种宝贵的励志格言,会对不同年龄段的观众发挥积极影响。“这世界,你在意的人和在意你的人,其实就这么几个,这就是你的全部世界。”“人生啊,不过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旅程,终点都一样。”“一个什么都没有的人,最要有的就是自己。只要有了自己,天塌了都不怕。”诸如此类的警言金句比比皆是,它们出自剧中那些普通人物的口中,平凡,实在,却又通透,灵动,闪烁着素朴的智慧,照亮了历尽沧桑的苦难人生。而反复咏唱的主题歌:“祝你踏过千重浪,能留在爱人的身旁。在妈妈老去的时光,听她把儿时慢慢讲。也祝你不忘少年样,也无惧那白发苍苍。我们啊,像种子一样,一生向阳,在这片土壤,随万物生长”,既是回荡在电视剧里的主导性,笼罩性的基调,旋律和氛围,又是电视剧艺术对百味人间充满诗意的发现,领悟和眷注。

  《人世间》平民化的美学视角收获了不同年龄段的观众。它既熟悉又陌生,既实在又虚灵,对不同年龄段的观众发出深情的召唤,使观众产生一种强烈的参与其中的热望。《人世间》的每一个人物你都不用仰视,当然也不需要俯视,他(她)们就是你,我,他身边的人,你的朋友,你的家人。电视剧播出阶段,观众参与热情高涨,密集的跟帖和弹幕与作品一起参与了《人世间》的再创造。在一个撕裂的时代,观众,网民围绕《人世间》的热议在基本价值观上表现出惊人的一致,这是《人世间》现实主义美学的胜利,是艺术家服膺艺术规律追求艺术创造的审美结晶。它说明,好诗在民间,民间有好诗。真的,善的,美的总是与民间息息相关。谁真诚地关怀民间,诗意地关注民间,谁就会获得民间丰厚的回报。就此来说, 《人世间》不是廉价的煽情主义,不是一味地制造苦难,它有的是底层意识,平民情怀,有的是超越现实逻辑的审美眼光和理想主义气质,渗透在作品里的是积极乐观,不屈不挠,友善厚道,仁义正派的价值观,人生观。它有能力给观众带来感同身受的沉浸式体验,一旦进入作品,观众便有一种欲罢不能的揪心牵挂与强烈共鸣。

  现实主义艺术不是教科书,不是概念说教,而是形象内含于思想,感性中积淀着理性。惟其如此,《人世间》超越了类似题材的那种悲切,压抑,刻板的格调,而显得有温度,有情怀,有筋骨,有血肉。 《人世间》受到不同年龄段观众的喜爱,当属实至名归。

  (作者系河北省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,河北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)

编辑:丁一
分享
返回顶部
0.751867s
Baidu